媒体热线

打车软件涉入租赁车市场何罪之有?

http://www.canyin.hc360.com2014年08月15日17:59 来源:互联网T|T

在对新生事件的管理过程中,遇创新即叫停是不是有点“武大郎开店”的赶脚?

最近,北京交通委出台了一个通知,是说禁止打车软件涉足租赁车市场的。

看到许多媒体从不同角度对此事进行了解读,同时感受到比较奇怪的情绪:呵呵,那么兴旺发达的打车软件啊,现在一纸命令,你就要猝死了。爽死了。

看起来你爽死了,你就不能想一想,当你打不车在街上反复徘徊的时候,你会不会还那么爽?太短视了吧?

其实,对这个《通知》,筱瞧觉得还是可以以审视的眼光去看一看,其是否真的合理,而不是立即产生爽死般的快感。

第一问:“租赁车”与“出租车”是一回事吗?

首先纠正一个概念,所谓“租赁车”,国际上通行的说法叫“约租车”。出租车与约租车的区别是这样的:

(一)“出租汽车经营服务”,是指可在道路上巡游揽客,喷涂、安装出租汽车标识,以小型营运客车和驾驶劳务为乘客提供出行服务,并按照乘客意愿行驶,根据行驶里程和时间计费的经营活动。

(二)“约租车经营服务”,是指不在道路上巡游揽客,不喷涂、安装出租汽车标识,服务相对高端,以小型营运客车通过预约方式承揽乘客,并按照乘客意愿行驶,根据行驶里程、时间或约定计费的经营活动。

在欧美、日本以及我国香港,除出租汽车外,还有其他客运服务形式,即约租车形式。比如纽约称为出租车辆(FHV,For-Hire-Vehicle),包括电招车(livery)、黑色计程车(BlackCar)、豪华礼车(luxury Limousine)多个类型。伦敦称为个人雇车(Private Hire Vehicles),也叫迷你出租(Minicabs)。巴黎为“高级旅游轿车”(VTC)。香港称为“出租汽车服务”(HireCar Service)。有统计显示欧美国家的这类市场是出租汽车的数倍。

这说明,在中国,约租车也一定有一个巨大的市场需求,长久以来被压抑了。这样一讲,你就知道了,你为什么经常为打不到车而焦虑了吧?看你还幸灾乐祸地等待易到、滴滴打车们“猝死”吧。

今年1月,交通运输部《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》(征求意见稿)虽然仍将“约租车”纳入出租车范围,但从定义看,它们是有典型特征可以区别的两种不同的城市客运业务。是不应该混为一谈的。而从法律上讲,以出租车的法律约束条律来约束约租车,显然是不科学不严谨的。

第二问:同样的车与人,为什么在外地就合法,在北京就“违法”?

首先说明啊,中国大陆范围内,奉行的是统一的法,地方上并无立法权,这与美国不一样。照道理,在外地不违法的行为,在北京也不会算违法。但我们来看一看外地的“约租车”。

目前我国苏州、厦门、佛山、十堰等部分城市已有约租车业务。据了解,苏州的约租车服务在2000 年后发展迅速,目前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的稳定市场。例如,苏州的租赁公司每天约有2000 辆次约租车前往上海的机场。苏州普通出租车车价约为10万元/辆,而约租车车价在18万元/辆以上。

而这样的“约租车”,以北京的“法”来要求,就应该算是“黑车”范围。呵呵。这也是北京这次《通知》的严苛“法规”出台的依据。

第三问:政府之手到底应该有多长?

打车软件并非只有中国有,外国也有。自打车软件出现以来,给每个出行人带来的好处,每个使用过的人,应该都明白;相信绝大多数司机也都认可。不然不会有那么多的士司机会使用它。

同样的道理,打车软件作为一个移动出行的信息平台,去整合租赁车市场,给人们带来的益处,也正在体现出来。

退一万步说,就算它未来不成功,被用户摒弃,也是用户的事情,是市场的事,让市场的事交给市场就行了。

而实际上,从大趋势上看,约租车市场放开是必然之路。看一看啊:2009年,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积极扩大内需特别是消费需求,增强内需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,将汽车租赁业作为扩大内需、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举措。

2009年3月国务院下发《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》,将汽车租赁业作为振兴汽车行业的重要内容。

交通运输部于2011年发布了《关于促进汽车租赁业健康发展的通知》,提出要鼓励和支持汽车租赁服务模式创新。国家相继出台多项政策,为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实现零租业务模式指明了方向。

《国务院关于城市优先发展公共交通的指导意见》(国发〔2012〕64号),提出“综合运用法律、经济、行政等手段,有效调控、合理引导个体机动化交通需求。”具体措施之一是:“大力发展汽车租赁、包车客运等交通服务方式,通过社会化、市场化手段,满足企事业单位和个人商务、旅游等多样化的出行需求,提高车辆的利用效率。”

2014年1月16日,交通运输部公布《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》(征求意见稿),提出“各地可以按照出租汽车发展规划,发展优质、优价的约租车经营服务。

看看,这个《通知》会对这个市场的发展,带来一些阻力。

第四问:打车软件动了谁的奶酪?

打车软件能够有今天的发展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来自于北京交通委对打车软件的“只监管,不调度”的基本态度。这一“北京模式”堪称楷模。

但这一次,情况好像是相反了。

基本原因是:如果打车软件渗入约租车领域,将约租车市场发展起来,势必会冲击出租车市场。假如出租车的司机为此“不高兴”,北京的安稳团结就会受影响,云云吧。

首先啊,从目前的态势看,打车软件也只是去盘活区区的租赁车的存量——这能够冲击到出租车市场吗?中国约租车市场需求空间那么大,为什么不让去发展?它与出租车市场本身,就应该是“深水鱼、中水鱼、浅水鱼”的概念,是相互在不同区域共存的生存空间。中国几十年间,通过计划经济之手,强行将浅水鱼摁到深水鱼去,浅水鱼不死才怪。这就是许多人“打车不爽”的根本原因。

现在打车软件出来了,准备将浅水鱼解放到浅水层去,多么利国利民利社会的好事,没有必要去禁止吧。

再退一万步说,如果有一天,万一出租车市场真的出现萎缩,出租车司机完全可以根据市场需求,改行去开租赁车啊。如果真有这一天,那该多好,出租车司机就不会有那么多的“份子钱”要缴了!那可是“解放”了的感觉吧。

所以说,打车软件触动的奶酪,大家应该有点明白了吧。

责任编辑:付川

免责声明: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欢迎转载,注明出处。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暂无内容

慧聪市场